沙漠彩虹

我觉得多看看动物世界吧,规则从没变过,无论多久,都是狮子吃羚羊,没有羚羊吃狮子吧?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是,做梦可以缓解被吃的痛苦,但那不是自欺欺人吗?呵呵。

老炮儿就是北京本土版教父。张学军最后拿着军刀在湖面倒下的身影,恰如老迈克颓然摔倒在门前台阶上。他们的世界有规矩有道义有无处渲泄的荷尔蒙有说不清的黑白灰有女儿红。然而“这世界变化快”,在他们身后,江湖已不是那个江湖,他们提住一口气,不过想留些尊严。老炮儿如夕阳,残阳如血,雄壮而悲怆



樱桃不是小清新 • NMB :

 感谢每一个会认认真真看我写的文字的朋友,感谢你们愿意倾听来自这个空间另一边的我的声音,如果能触动到你生命里幽暗的细部,当然可能也只是我想多了,但是如果,如果真有如果,你心中珍藏的柔软和我有着一样敏感细微的共鸣,那我也该感激涕零呢,甚至为我所得到的你们的喜爱感到愧疚呢,希望我能配的上你们的关注,虽然回望这一年,伤感多于喜乐。但是有你们的支持,我相信我会在寒冬如临春日,更多更好的绽放……。(谢谢摄影师海螺壳)

一种真正氤氲着光与爱,同时周身又盘旋着黑暗和冰冷的,沉默着的平静。

到这儿停下来,想了想,这整个过程大概就如同悉达多成佛之前所经历的类似:尝试着去有容(同“融”)万象(同“相”),即可无相。

而我自知自身并无那种天生的慧根,也没有想过要通过信仰什么来获得这种觉悟,我可能到死也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得道者,也可能到死也遇不到一个值得我敬仰的乔达摩,更可能无法做到去认可任何道路和目标,所以,不管我读什么,学什么,做什么,去哪里,等等所做的这一切努力——很可能我这毕生都将都只为了这一个目的:寻求一种觉悟后的平静。



而在得到这种觉悟之前,在我自身的“觉”醒和得“道”之前,我需要在这浩瀚的人世间寻求一些具有启迪性的教义。这些教义需要从大俗到大雅,从(实质上并不)肤浅的肉体层面到深蕴在体内的某种“唵”悟,想要得到这些,我必须,也是不得不,让自己去切身体悟一些教义,理解它们,感受它们,但并不接受它们

最想的是,要在年轻的时候尽自己最大可能的多去一些地方,不是为了什么情怀,也不是为了什么说走咱就走啊风风火火闯九州的不羁放纵爱自由。我是为了一种个人的成长,一种由内及外的,全方位的体验。

我希望自己能让“生活在别处”这一形容词转化进内里,成为某种具有功能性的动词。

就是,我想要有选择性的读有限的书,能尽可能的行万里路,然后在这两者相结合的基础前提下,无限制型的阅人无数。

祈望着可以通过这些亲历体验从而得到某种觉悟。


克制,隐忍,默观言。收敛,沉淀,静修心。 #自勉#